主页

黄光裕出狱 万字长文梳理他的传奇人生

  加盐说:根据《北京商报》6月24日独家消息透露,黄光裕已经出狱,国美将于近期正式公布消息。

  本文是5月28日何加盐公众号首发的文章,以一万一千多字的篇幅,完整梳理了黄光裕的过往人生,可能是公众号上写黄光裕最详实、最精彩的一篇文章。阅读量将近10万,有134家公众号转载。

  这个曾三度登顶中国富豪榜、建立中国最大家电连锁帝国,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潮汕人,于2008年事业巅峰时刻,突然身陷囹圄,至今已在里面待了11年半。

  按照他的刑期和减刑情况,他最迟将于2021年2月出狱,但在此之前,也许他还有减刑或保外的机会。

  所以,黄光裕的出狱,已经进入了倒计时。接下来的8个月,我们随时可能看到他再现江湖的新闻。(何加盐6月24日注:据《北京商报》消息,实际已出狱)

  实际上,这些年来,“黄光裕即将出狱”的消息,已经传过好几次,每次都引起国美系上市公司的股价暴涨和新闻的热议,显示着这位商界奇才哪怕深处铁窗之中,对外界依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。

  没有任何人会怀疑,黄光裕出来后,又将很快在商海掀起一股滔天巨浪,就像他曾经做过的那样。

  这个出身于极度贫寒、16岁就辍学跟着哥哥出去做生意的少年,究竟是怎么做到20多岁就成为亿万富翁,35岁就成为中国首富的?

  他是怎么改变了中国电器零售业的格局,又是怎么创造中国市场罕见的资本运作奇迹的?

  黄昌义出身于地主之家,祖上也曾煊赫。但在火红的革命年代,他父亲被,土地被收走,他也成为“黑五类”。12岁的黄昌义在其出生的西胪镇波美村待不下去,便流浪到20公里以外的铜盂镇凤壶村的曾厝生产队,被一户姓曾的人家收留。

  曾家其实也不宽裕,虽然祖上去泰国做生意发了大财,但解放后,两边音讯不通,不仅不能帮衬儿孙,反而带来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海外关系。加上曾家从清末以来祖传信仰天主教,在革命狂热年代更是被冲击的对象。

  不过,曾家好歹有一门制油的手艺(有报道说是榨“柿子油”,但我问了很多潮汕人,都说没听说过这东西。潮汕地区主要食用花生油,手工业者使用桐油,此外还有椰油、麻油等。记者说“柿子油”,疑为“豉油”)。黄昌义就在曾家学习做油、卖油。成年后,他被曾家的女儿曾婵贞正式“娶”进门,成为一名入赘的女婿。

  由于赘婿不能分田,所以他们家只有不到两亩地。为了补贴家用,黄昌义冒着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的风险,做点小生意。曾婵贞辛苦操持家务,一家人艰难度日。

  他们生了四个孩子,分别叫做曾俊钦、曾俊烈、曾秀虹、曾燕虹——根据入赘家庭的习俗,孩子们自然都是随母姓。一直到1991年,他们已经长大了,才自己去改为父姓。

  其中第二个孩子曾俊烈,出生于1969年,22岁改名为黄俊烈。后因高人指点,在办理香港身份证时,再次改名为黄光裕,并最终以此名而著称于世。

  父亲是被的大地主留下的“黑五类”,并且是“倒插门”女婿,在宗族观念浓厚的潮汕地区,是村子里势力单薄的异姓。母亲家里有海外关系的拖累,几代都信仰天主教,孩子们也是一出生就偷偷摸摸受洗。

  以这样的家庭背景,在那个年代,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,日子显然不会好过,一家六口人挤住在一个与猪圈相邻的14平米小房子里,经常吃不饱饭,连生病了都看不起病,宗教生活更是完全处于地下状态。

  不过,作为大地主和海外富商的后代,黄光裕兄妹四人,从小就听惯了父母讲述祖辈经营土地或者从商的经历,早早就拥有了不同于一般农民家庭的商业意识和眼界。

  尤其是母亲经常给他们讲述《圣经·马太福音》的经典故事:一位主人要远行,给三个仆人每人分了一些钱。等他回来后,其中两个仆人用分到的钱做生意赚了钱,第三位仆人把钱埋起来,没有增值。主人就把第三个仆人大骂一通,然后把原来分给他的钱收回来,一并给了赚钱最多的那个仆人。

  这个被后人总结为“马太效应”的故事,经过曾婵贞一次又一次的讲述,把赚钱的念头,深深地刻到了黄光裕和哥哥黄俊钦的脑海里,成为日后他们不断追求更快、更多地赚钱的深层次动因。

  黄光裕10岁那年,中国发生了巨变。有一位老人,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4个圈,汕头即是其中一个。

  成为经济特区、并拥有广泛海外联系的汕头,成为外国商品涌入中国的一个窗口。其中,走私二手电器,成为了当时很多汕头人翻身致富的普遍法门。

  黄光裕的哥哥黄俊钦显示出了非同一般的才华。当时流入汕头的电器,有一些是外国淘汰的废品,而黄俊钦能自学成才地把他们组装起来,正常使用。后来,他甚至连无线电技术和计算机编程都学到很深的程度。

  而黄光裕则走街串巷,收购各家各户从海外流入来的废旧电器,由哥哥组装好之后,再卖出去。他的做生意才华显露无疑,虽然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初中生,却能够很快把收来的货全部卖掉。

  1985年,黄俊钦19岁,刚刚高中毕业,他决定像很多潮汕前辈一样,背井离乡去做生意。黄光裕16岁,还在读初中,也决定辍学跟着哥哥一起干。

  那个年代做生意,面临的艰辛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想象。交通十分不便,治安状况也不好,而更大的风险在于,他们的货品很多来自国外,疑似走私品,而且当时对商品经济的接受程度不高,“投机倒把罪”是高悬于他们头顶的天雷。

  但是,他们也用最快的速度就触动了“天雷”。在呼和浩特没多久,黄俊钦就被警察抓走,货品没收,人也关了81天才放出来。

  在老家那边,父母赶紧四处疏通关系,结果不仅没能把儿子救出,反而让黄昌义也被关了进去,也关了81天。

  这是黄家人(当时还是曾家人)第一次遭遇牢狱之灾,日后他们家人又将多次重复这样的历史。黄光裕虽然这一次侥幸逃脱,但若干年后,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宿命。

  尽管发生了这样的事,黄家兄弟却并没有因害怕而回到潮汕。相反,他们仍然坚持做这门生意。而黄光裕觉得呼和浩特市场太小,希望到更广阔的天地去。他问哥哥,哪些城市比较大?

  北京给了黄光裕那个年代特有的一次“热情”欢迎。当时黄光裕打了一个三轮车,让师傅带他到一家旅店,师傅吭哧吭哧骑了老半天才到,收了一块钱——要知道,黄光裕住的旅店,一晚上的费用才五毛钱。

  第二天早上,黄光裕从旅店钻出来,赫然看到北京站就在眼前——他被三轮师傅给骗了。

  在北京转悠了几天后,黄光裕觉得卖服装是个不错的生意,于是就从南方进了一大批服装,在北京走街串巷贩卖。

  但是,服装生意并不像黄光裕想象的那么好做,布料、季节等因素,把黄光裕搞得一个头两个大。而且做流动摊贩,是被城市管理打击的对象,也特别辛苦。搞了几个月后,他决定不能做“行商”了,要做“坐商”。

  他在珠市口东大街看中了一家国营服装店,让店里帮他代销服装。由于店里不用出钱,还能从他这里分成,所以也乐得与他合作。

  1986年10月,黄光裕和服装店负责人说,想把店子承包下来。正好这家店位置一般,生意比较惨淡,现在有人来承包,负责人求之不得。

  于是,黄光裕把哥哥从内蒙古叫来,谈判了承包的细节,签下3年的合同。到年底,这家店就成为黄氏兄弟的了。

  店的位置虽然一般,面积也只有100平米,但是有一个响亮的名字,日后将被黄光裕继续使用,并将闻名于全国。它的名字是:国美。

  1987年1月1日,国美服装店在黄氏兄弟的主持下重新开张,一半的地方继续卖衣服,另一半地方摆上了黄俊钦从内蒙和南方运过来的电器。

  两个月后,由于服装卖来卖去卖不掉,而电器却越销越红火,两兄弟干脆关闭了服装业务,把店名改成了“国美电器店”,专营电器。那批没卖掉的服装,最后成了国美员工的工作服。

  当时的中国人,经历了改革开放10年,生活条件从赤贫变成了有一点积蓄,多年来被压抑的消费欲望开始猛烈释放,家用电器成为最热门的抢手货。当时,只要手里有家电,就没有卖不掉的。很多人甚至只要拿到家用电器的批文,就能大赚特赚。

  与那时卖家电的主流渠道国营商城相比,国美电器店价格低廉,服务周到,深受周边居民欢迎。很快,黄氏兄弟就在北京各处又开起了亚华电器、银河电器、国豪电器、恒基电器等新的门店。

  1988年的“物价闯关”和抢购风潮,让黄氏兄弟狠狠地发了一笔大财。但随着经济过热,中央开始大力调控,加上一些其他原因,中国经济进入一个短暂的“倒春寒”时期。

  国美也遭遇了重大危机。除了货品销售困难以外,国家大力整顿偷税漏税、走私等方面的问题,也让黄家再次遇到烦。不仅几家门店被关、货物被没收,倒霉的黄俊钦还再次被拘查。

  黄俊钦放出来后,两兄弟依然没有放弃这条路子。他们和国美服装店的负责人再次续签了合同,并且继续在其他地方开出新店。

  不过,此时,他们已经摆脱了原来那种疑似走私的方式,而是从各种渠道拿手续合规的产品。1990年,随着国美销售的货品越来越多,黄氏兄弟开始采用一种新的销售模式:摆脱经销商,直接和厂家合作。

  当时,中国的电器基本上是由贸易公司作为中间渠道,经销的层级可能有很多级,每一级层层加价,消费者最终购买的价格比出厂价要高很多。国美首创的直接从厂家进货的“包销”方式,省下了大量的中间费用,因此货品售价比其他商店低很多。

  1991年,黄光裕开始在《北京晚报》的“中缝”打广告,这被认为是开中国报纸广告的先河,后来中缝广告一度成为报纸的标配。而第一个吃螃蟹的黄光裕,让“买电器,到国美”这句话轻易地走进千家万户。在他的带动下,90年代中期,北京晚报的中缝广告几乎成为中国家电业的“道琼斯指数”。

  到1992年,黄氏兄弟一年就新开了十几家店,全年销售额接近两个亿,成为北京家电市场上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。

  除了家电生意红红火火以外,他们还介入了当时刚刚兴起的房地产市场。黄俊钦拿下了三元桥东北方位霄云路的一个地块,1991年就开始兴建新恒基国际大厦,后来又建起了鹏润大厦。

  进入房地产行业后,黄俊钦的心思起了变化。年幼时母亲在他心里种下的“马太福音”种子,开始生根发芽:要做第一个仆人,用最快的速度,赚最多的钱。

  从“赚快钱”和“赚大钱”的角度,房地产是一个比卖电器好得多的行业,所以黄俊钦的精力主要放在了房地产上面,对于电器渐渐地就无暇顾及。

  1992年底,两兄弟正式分家。黄俊钦分走了房地产业务和六家门店。黄光裕此时还没有找到比卖电器最好的道路,只能老老实实当第二个仆人。他分走了国美招牌、其他门店、几十万现金和一辆夏利车。

  有人认为,兄弟分家是因为利益上产生了冲突。但黄光裕的解释是:并没有权和利的争夺,主要还是从管理上考虑,避免双头决策的弊端。

  但后来,俩兄弟还是差点反目。主要问题出在鹏润大厦。鹏润大厦原是新恒基大厦二期,黄光裕从哥哥手里买下一半的产权,但是后来没钱付款,而黄俊钦也资金链紧张,便发生了激烈争吵。严重时,新恒基的保安和鹏润的保安两军对峙,差点大打出手。

  不过好在最终没有成仇,后来两兄弟还是在很多地方都有亲密无间的合作,甚至坐牢也是双双进去,此是后线

  但黄光裕24岁,就已经是亿万富翁,旗下多家门店,事业一片辉煌,是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;而且事业成功带来的自信,以及其中隐含的非同寻常的能力和韧性,让长相一般、个头不高、一口烟熏大黄牙的黄光裕,自有其独特的魅力。

  杜鹃从一个银行信贷员,成为日后中国首富背后的女人,得到了绝大多数女人永远都不可想象的财富;但若干年后,她也将苦守家宅十多年,在尔虞我诈的险恶商海中独力支撑一家超大公司,独自一个人带大两个小孩,承受了绝大多数女人永远都不可想象的苦楚。

  当了专职司机的张志铭,迎来了命运的重要转折。一是他有了大量时间和黄光裕接触,让老板能充分领略到他的踏实和能干;二是他认识了黄光裕的妹妹黄燕虹,俩人很快开始谈恋爱。

  黄光裕认识到张志铭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就不让他开车了,把他调到门店基层去干活,然后一步步把他升到高层职位。

  张玉栋是北律系高材生,曾就职于外经贸部下属的长城律师事务所,后来下海成立思峰律师事务所,在政商两界有非同寻常的关系,对资本运作非常娴熟。黄光与他过从甚密,每隔两周就要见面或者电话聊一次。

  詹培忠是出生于潮州的香港投资人,特别擅长于在股市买壳卖壳,人称“金牌壳王”。黄光裕1996年专程赴香港拜访他。

  当时彩电是国美最主要的销售品类,受到彩电联盟的联合抵制,对国美是巨大打击。如果彩电联盟不允许国美低价卖货,那国美的全国扩张之路就没法走下去;如果彩电联盟联合不向国美供货,国美就可能面临生死存亡的境地。

  其一边向外界高调宣扬“国美彩电不降价”,一边策反彩电联盟的成员。很快,彩电联盟中的熊猫彩电偷偷反水,在其他彩电不降价的情况下,直接跳水式降价,引起了疯狂采购,一下子从濒临倒闭的状态满血复活。

  经此一役,国美电器成为全国著名的家电连锁店。而国美的品牌宣传部门和运营部门也趁热打铁,把每进入一家城市和每开一家新店,都炒作成当地的大新闻,提前一个月进行各种舆论狂轰滥炸,吊足了当地消费者的胃口。每次开张,火爆的人群甚至都会引来警察维持秩序,以至于后来国美认为,没能把警察招来的开张就是失败的开张。

  在有关部门、新闻媒体和当地消费者的三方压力之下,反国美联盟终于支撑不下去,只好放弃抵抗,任由国美发展。结果,一年之内,国美在沈阳连开四家店,市场份额占到了1/3。

  到2004年,国美在全国60多个城市开了200多家店,销售额达到239亿元,成为全国最大的电器连锁企业。

  经过两次操作,黄光裕共计拿出了1.35亿港元现金,但是套现了7650万,又得到1.2亿现金的购置款。等于钱从左手倒到右手,得到了一个完全由自己控制的干干净净的上市壳公司,还从资本市场白赚6150万港币。

  2002年7月,黄光裕把鹏润地产的部分资产装入京华自动化,并将其更名为“中国鹏润”。其第一次资本操作到此完成。

  这年10月底,《财经》杂志发表了一篇重磅文章,标题赫然是《黄俊钦、黄光裕受查》。

  据该文报道,由于原北京中行行长、中国银行董事牛忠光被逮捕,曾在该行办过巨额贷款的黄氏兄弟也被纳入调查范围,至少有13亿元的问题贷款在鹏润和新恒基之间密切流动,最终流向境外,形迹可疑。

  接下来几天,消息在网上迅速发酵,引起了公众热议。9天后,有关部门正式公布了“黄光裕因涉嫌经济案件接受警方调查”的消息。在公布消息的前两天,他哥哥黄俊钦也已经被带走。

  这次被抓,伏线年为了过关,黄光裕千方百计找了一批人保驾护航,但2008年,随着这些人陆续倒台,黄光裕的众多涉嫌违法事件也浮出水面。

  经过一年半时间的审理,2008年5月18日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判决结果。根据判决书认定,黄光裕犯有非法经营罪、内幕交易罪、单位行贿罪。其中:非法经营罪主要涉及到绕开外汇管制,通过地下钱庄向香港转移8亿人民币现金,用于偿还赌债。

  内幕交易罪主要涉及在其控制的“中关村”上市公司进行资产置换、股权重组等重大事项时,用自己控制的他人账号进行内幕交易,或者向其他人员提前泄露信息,供其牟利。

  三罪并罚之下,黄光裕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亿元,没收个人部分财产人民币二亿元。

  其妻子杜鹃(出逃后被抓回)也因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亿元。

  在后来不公开审理的二审中,黄光裕维持原判,杜鹃被改判为缓刑三年,当庭释放。

  在另案中,他哥哥黄俊钦因内幕交易、偷越边境、单位行贿三项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。

  关于黄光裕及其家人的入狱,还有很多其他各种猜测,从商战到政治的因素都有,但大多没有证据证实,只能当做坊间传闻。至于有没有其他的内幕,那就不是外人可以知道的了。

  公司内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权力争夺。刚开始由原永乐电器的董事长陈晓担任了国美的董事局主席,但后来杜鹃联合原大中电器董事长张大中和黄光裕的妹妹黄燕虹,并在外部投资人贝恩资本和战略设计人麦肯锡等的支持下,夺回了控制权。

  据说,在争夺控制权的过程中,黄光裕全程在狱中遥控。而另一方面,市场的剧烈变化,也让失去了主心骨的国美措手不及。随着电商企业异军突起,京东成了电器连锁企业的主要对手,后来淘宝和天猫在电器销售方面也迅速崛起,互联网成为越来越多的人购买电器的主要渠道。而移动互联网兴起后,未能及时转型的国美更是远远落后。

  国美的竞争对手苏宁,则仍然保持飞速发展的态势,并积极拥抱电商和移动互联网。2019年,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2692亿,而国美零售的营业收入还不到600亿。

  与互联网上成长起来的京东相比,国美更是只有其1/10——京东2019年营收是5769亿元。

  在中国电器零售行业格局上,京东和腾讯是战略同盟关系,苏宁和阿里是战略同盟关系,只有国美孤零零地无依无靠。

  最近的消息是,拼多多以两亿美元入股国美。虽然这笔钱对于这么大体量的企业而言,根本就是九牛一毛,但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。这表明国美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。如果能和电商新贵拼多多深度合作,国美或许还能再翻身。

  目前,黄光裕和家庭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以16亿美元的财产排名全球第1613名。但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,还有多少隐形财产没有露出来,谁知道呢?

  黄光裕出身于赤贫之家,从小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备受生活之苦。但是16岁辍学从商以来,快速崛起,直至在中国民营企业家中登顶首富之位,其经历不可谓不传奇。

  但是,他们却总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,甚至不惜铤而走险、以身试法,以至于两次三番进去,最终搞得一关十几年,又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。

 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从1985年第一次走出家门做生意开始,兄弟二人屡次被抓,却依然不改其心,不坠其志,依然挺立在富豪榜单。这也是中国现代经商历史上极其罕见的案例。不可否认,他们兄弟的起家,充满着这一代企业家无可避免的原罪。这一点可以说是时代的悲哀,也许怪不到他们身上。

  但后来公司做大以后种种灰色甚至黑色的操作,大部分却可以归因于他们希望走捷径、“要搞就搞大的”的性格。屡次被抓,只能说是咎由自取。

  和他同时崛起的企业家里面:同样也做过零售和地产的王石,后来专营地产,顺利退休;同样做家电零售的张近东,专心致志搞家电,平安地成就了苏宁帝国。

  他在公海赌钱,一输就是几亿元,并不是偶然。实际上他做公司的很多路数,和赌博很相似。只不过,他是在跟有关部门以及自己的命运赌博。赢了,走上人生巅峰;输了,把自己也赔进去。

  但是,对一个赌徒而言,只要不下牌桌,他就永远都会认为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。

  价值百亿的鹏润大厦还是他的;年营收近600亿的国美公司还是他的;苦苦支撑12年的杜鹃还是他的……

  从每次他出狱的传闻引起的市场和舆论反应来看,市场依然对他怀有很大的期待。今天中午《北京商报》公布他已出狱消息后,国美系公司股价就马上狂涨。

  【2】首富真相——黄光裕家族的财富路径,,浙江人民出版社【3】证券风暴中的“黄光裕迷雾”,孟凡红 勾新雨 魏子丹,投资者报

  【7】回忆在黄光裕身边的日子,孙家勋,天涯论坛【8】首富黄光裕传:对话黄光裕,吴阿仑,新浪博客“报大人”

  【9】黄光裕:顺水推舟的先行者,《中国经营者》,上海第一财经,主持人方宏进

相关阅读